iPhone APP Android APP
AnimeTaste
Oscar2012系列访谈 | La Luna(译)/ 下

今天带来Oscar2012动画短片系列采访的最后一期,同时也是La Luna的下半部分,辛苦MJMK小朋友了,真是为人民服务的好榜样,希望她辛辛苦苦翻译的采访稿能让大家有所收获,那话不多说了,下半部分这就开始。
采访原文见Animation world network

上半部分点此前往

Dan Sarto: 是较长的镜头更容易把握么?
Enrico Casarosa: 是的。但是为了有节奏感,实际的镜头都相对较短。我们一共有71个镜头。也不乏镜头更多但时长更短的短片。

DS: 回想你开始制作Day & Night的时候与你开始制作La Luna的时候,是在制作前你就对片子拍摄的难易程度了然于胸,还是开拍之后才能慢慢估计出来。
Kevin Reher: 以Partly Cloudy为例,当时负责技术的人员说至少需要一年不断试验,可是时间不允许这么干。最后找到一位在加州念博士期间绘制过云彩的人做顾问才搞定。
Day & Night之所以困难重重是因为我们不了解2D动画,我们的动画师都是CG专业出生。所以不得不去请外面的动画师和后期处理人员来完成这些工作。
La Luna最大的难题是如何找到一个最合适的队伍。我们有Dan McCoy做技术总监,他是个描影大师,能够做出非常棒的画面效果。我们有Justin Pearson负责音效,他非常棒。我们还借来了Robert Kondo,能把这些人从世界各地聚到一起真是幸运。这是最困难的部分:组成一个队伍完成短片的拍摄并保证中途不掉链,因为大家在别的地方都还有份全职。
EC: 是的,在别的制作把他们叫走前完成需要他们完成的部分。
KR: 的确。我们争取到Robert Kondo两周的时间,给短片设计人物。之后,争取到Dice (Daisuke Tsutsumi)一个月的时间跟进完成绘画,Bill Cone之后进行上色。就是这样,到处求人、借人、偷人:) 极大的挑战。这跟有一个制作组专营你的短片是很不一样的。
尤其像Dice这样的抢手货,他当时刚刚从Toy Story 3的前线回来,所有人都在抢着约他。Bill的情况很特别,因为Robert Kondo和Dice随时可能被大制作拉走,于是我们问“恩,能给我们找人接你的班么?”,对方说“ 恩,把Bill Cone当做你的B计划吧”。我当时就像“喔,这么高规格的B计划,过去从未遇到过啊” 我们很幸运。

DS: 制作过程中,是否出现过‘糟糕,这不是我希望的’,这样的情况?
EC: 整个制作过程中没有真正的危机。但的确有些镜头会去尝试特殊的东西,比方说我们曾经试验不同的视觉效果,‘恩,这种2D效果可以用在水上么?’ 举个例子,在我最初的设置中,船的航迹是用水彩画出来的,有一点点宫崎骏的风格,带些许梦幻色彩。但是电脑不善于处理非写实效果。我用3D动画,达不到预期。我们不断尝试,不断失败,看起来总好像水面上浮了一层蜘蛛网。所以我干脆直接用2D的方法来做这部分动画,然后将它交给我们一个效果制作人员。这个事情经历了许多反复。有些时候我们会想‘还不太对,还不够,但是明天不得不拿去给John审核’;也有些时候,心里犯嘀咕,‘我现在是在细节问题上死磕呢?还是干脆放弃?’ 我们找到了解决的办法,不过是接近最后关头的时候。看到它完成,感觉很好。
动画修饰过程中,出现了类似问题。头发是一个挑战。当时就好像,‘天,没法让头发像我们希望的那样’ ,这是动画工作者不常遇到的情况。动画师调整图像拓扑,但头发好像绝缘了一样。我们称之为bake in。各种因素的作用下,头发到处乱跑,动画师素手无策。有的测试中,会发生类似的非常古怪的事,你对如何会走到那副田地毫无思路。制作过程中,偶然会出现这类非常特殊的需要解决的问题。
KR: 从制作人的角度讲,我认为最大的挑战是音乐。一开始请的音乐制作人,没有做出合适的音乐,还好仍有时间。John说,‘之前有一个意大利人参与过我们的两部片子,何不去跟这位Michael Giacchino谈谈’。Michael Giacchino来了,立刻理解了我们的要求。Enrico和我交给他基于彩色脚本的概要,以及我们要求音乐表达何种情绪,Michael会说“喔,我也是如此打算的”。短片的谱曲和Car 2一脉相承,Michael 只花了45min就完成了录音。

DS: 只花了45min?
KR: 是的,所有的录音。他工作的时候就像这样,“你希望少一点曼陀铃?好的,这里少一点曼陀铃”,然后那一段的曼陀铃就少了一些。真是太神奇了。从制作人的角度看,这恐怕是最大的挑战。
EC: Michael的能力惊人。我们希望他可以最大限度发挥出他的本事、举重若轻,他做到了,工作起来轻松得好像游戏一样。制作过程中,你听了太长时间脚本音乐,以至于在最终的成品中,也会不由自主得希望听到脚本音乐的影子。临时音轨,我们称其为弗兰肯斯坦,是许多东西拼凑起来的。听太久之后,由于它总盘旋在你脑中,仿佛越来越符合期望。可是,音乐制作人会以全新的个人角度重新审视,并且投出他/她自己的曲线球,这是个有趣的过程。Michael非常会表达故事,音乐和情节的契合度非常高。他善于用某种特殊的情绪宣泄来配合某一个场面,有些Fellini电影的味道,棒极了。

DS: 你提到过Pixar的核心是短片。Pixar的短片遗产对你创作中的决定有什么影响?你是否早就有想过La Luna应该和其他那些获得Oscar题名和优胜的片子放在一起?
EC: 我很清楚自己想要完成的是用另一种感觉讲故事。过去Pixar短片的硕果带来的压力对我的影响是正面的,基于它们我知道有了什么,没有什么,需要改变什么。它们带给我许多灵感,是个完美的沙箱。Pixar过去的成绩尽管会带来少许压力,但是比起Pixar的未来,(它的过去)不算什么。
电影的艺术性和商业性,相互辅佐,相互竞争,是制作中永恒的主题。短片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们更侧重艺术方面。因为,你知道,这些小制作不需要去大荧幕上赚取百万。正因如此,我把它看成尝试新手法的小沙箱,在其中非常自由,可以把想法贯彻到底,而不需要总是三思。
制作La Luna的过程中,我学习到了很多,非常感谢这样的机会。每一天,都会想,‘喔,今天又学到了不少’。我总是这么说,但是过去的一年中制作短片所获得快乐,却是全新的:每个周日晚上,会对周一充满期待,‘啊,明天是星期一的早晨’,这不常发生,即便是在Pixar工作期间。制作短片的时候,却总是期盼去工作,看到又一小块被完好安放进去;或是继续解决不工作的部分。整个过程充满乐趣,我对此心怀感激。
KR: 我很喜欢短片演出。而且,短片的另一个重要方面是团队,可以让从没在Pixar拍过动画的动画师参与进来,也可以让Dan McCoy这样已经在Pixar工作多年但是未做过技术监督的人尝试技术监督,也可以让新人第一次承担起一份工作,例如A.J. Riebli在本片中首次担任制作经理。我们试用了许多人,让他们发挥出最大潜力。寻找并组成团队也非常有趣。
EC: 每个人都试图让自己有更好的表现,而且承担更多的责任,使得小小的团队欢乐不断。你知道,我们很幸运..
KR: 能有这样的团队。
EC: 是的。我们刚才说了许多制作中的低谷,但是都得到了最好的解决,感谢Kevin的辛勤工作,许许多多的小部件才可能在合适的时间内组成了完整的影片。我们有很棒的团队,这是一大幸事。

Oscar2012系列访谈 | MJMK个人网站 | 更多访谈



标签:,
人已经分享,你也快来分享给小伙伴们吧
更多精彩文章
评论 Oscar2012系列访谈 | La Luna(译)/ 下
关于作者
帮着传播伟大的创意与灵感!
创作人
我也要加入
茶语色影 6部原创   次来访
千阳 1部原创   次来访
光影之舞视觉 1部原创   次来访
三剑客之三 1部原创   次来访
冬瓜君i 1部原创   次来访
星象文化 11部原创   1503次来访
AT推荐
  • AT!爆米花儿画廊

欢迎通过邮箱订阅我们

×

欢迎通过网易云阅读订阅我们

点击 网易云阅读 主屏界面右上角的 “添加” 按钮

然后在“搜索”中输入 “AnimeTaste” 点击“添加”即可

×

欢迎通过ZAKER订阅我们

点击 ZAKER 主界面下方“发现”标签 直接搜索“AnimeTaste” 点击“+”订阅即可

欢迎关注ZAKER官方微博:@ZAKER

×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