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 APP Android APP
AnimeTaste
访谈 | 疯狂的进度条!

嘿,各位好啊,这次的采访内容是关于前段时间那个“冰糖葫芦儿”集体动画《疯狂的进度条》,为什么等了这么久,我想是Loading载入时间太慢了,于是我们先去做其他事情了,比如毕业季啊神马的。不过今天它终于粗线了,16位作者,轻松地问答。这些动画人在loading的时候都会去做些什么呢,看过这段有趣的问答后我们都会知道咯。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I4MDk1MjA4.html

按次数来看,这是第四部“冰糖葫芦儿”集体动画了,我们再次进行了一次尝试,我想,对于这个项目来说,最初都是在探索和尝试。这一次是我在观看了1987年的大师集体动画《学院变体立达》后产生了灵感,大师的作品中,每一组人都是用相同的概念,就是视频前面的倒计时,然后用全新的视觉手段表达这一概念和过程。于是我就想到了上网时经常遇到的进度条,这个无处不在,于是决定利用这个共同的元素进行不同风格的演绎创作,也就有了这个作品。

我的介绍结束了,现在来看看作者们都在说些什么吧……


邱鹏部分

先来介绍一下自己吧。
邱鹏:大家好,我叫邱鹏,也可以叫我柒。我现在一名在校学生,热爱绘画,远行。很高兴认识大家。
沈杰:毕业于上海应用技术学院,毕业作品是《Run!》,现在正在业余时间创作个人小作品。
高辰超:毕业一年,在杭州,白天上班,晚上自个儿折腾英语和短片~!
邱宇: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现读中央美院数码媒体研究生。从事动态图形设计和动画的工作。平时喜欢捣鼓点儿音乐并喜欢音乐的节奏和画面结合所产生的化学反应。希望在与大家的交流中不断学习,做出更好的作品。
柴觅:动画导演,现居北京,创作范围包括动画、纸艺、绘画。
刘珂言:网名米可可,传媒大学动画研究生在读。
赵振青:我是一个宅男,但偶尔也会和朋友们一起出去热血卖萌耍宝!自小受动漫侵蚀中毒不浅,除了看动画最喜欢研究超自然现象,2012,UFO,麦田圈,尼古拉·特斯拉都是我感兴趣的话题。现在住在未来的定福庄CBD附近,室友包括一只黑猫和一个每天都去二外自习室画画的退伍老兵。
楚思意:我是蛋格子,是疯狂的进度条之一,也是AnimeTaste的一份子,还是一个要投身动画的吃货。
邵颖:我很喜欢看动画做动画,也喜欢画一些插画,经常用毕合叶这个名字,对比较有特点的作品很感兴趣,很开心跟大家一起做这次进度条。
王硕:网名TCWison,Motion Designer,新手,刚开始正在设计这条路上摸爬滚打,渴望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张戬:为动画哭为动画笑为动画吵架为动画挥霍青春的大头哥。
李东振:2010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电脑动画专业,后从事动画相关行业。
宋佳沅:比较宅的巨蟹女一枚。最近的主题就是工作、下厨、学习了。目前在一家动画公司做着动画后期合成的工作,毕业工作后发现关于自己动画的梦想又有了新的起点。还在不断地尝试中。
赵骑风:网名Bainfun。1986年出生于上海,毕业于东华大学媒体制作与传播专业。曾在一家组织电子艺术节,以及经营互动多媒体产品的公司工作。对当代艺术、新媒体比较感兴趣。从2010年开始自由职业,承接运动图形、三维动画、影视包装等力所能及的各种项目,同时也将自己的商业作品与多媒体发生关系,比如虚拟成像、建筑全息投影动画、人机互动表演等。目前,和几位志同道合的合伙人在一起创业中。
SeenStudio:Seen Studio于2009年成立,代表作品《怪哉》《云南女人》《啊!幸福烧》《北爱》。
顾媛:大家好,我是个动画专业毕业现在从事游戏行业的喜欢设计和画画还有恶趣味而且崇拜水兵月的是个说话不喜欢加标点的同学。希望大家谅解[掩面跑开]。


沈杰部分

不做动画,不看动画的业余时间都在做什么?

邱鹏:画画,打球。
沈杰:想办法赚钱和想办法争取更多的创作时间。
邱宇:捣鼓点音乐,溜狗。
柴觅:找寻生活的平衡点,进行其他形式的创作。
赵振青:大部分时间宅在家里吧,上网看各种感兴趣的资源,如果待在家里没有网的话,我会很不安,不知道算不算种强迫症。
楚思意:天气好的时候跟好朋友各种聊天,吃饭,逛街,宅的时候看漫画,小说,研究懒人食谱。
王硕:上网、看球、听歌、睡觉。。。。。
张戬:等着animetaste更新,哈哈。。。好像有点假了。。我好像在吃东西,或者是在看书或者打电动。
李东振:看电影,打游戏,养猫。
宋佳沅:学习和动画有关的,电影啊软件啊画画啊什么的,觉得想学的东西好多,各种都想碰,但又知道这其实不太好啊。
赵骑风:除了人类常规的生理活动以外,会看电影,外出看展览,和各种朋友客户聊天,偶尔实现一下自己的旅行计划。
SeenStudio:现在几乎每天都做,看展览调剂吧。
顾媛:基本上都在琢麽怎么玩才能不浪费生命[挖鼻屎]。


高辰超部分

参加集体动画的感受如何?

邱鹏:很有意思,成片出来的时候会很惊奇。
高辰超:很好玩,特别是最后看到成片时!音乐配的极好!以后还想参加~
邱宇:感受非常好:统一的主题,不同的创作者,在没有经过提前沟通的条件下,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做出能表达自己想法的作品,最后组合在一起。不同的风格和想法融合在一起,最后出来的效果非常惊人。
柴觅:一次新的尝试。
刘珂言:很新鲜,看到成品也很惊奇,体会到群体的智慧。
赵振青:很有趣,就像大家分工合作在烹煮一道大菜,只有到端上桌的那一刻才能品尝到其中的滋味。
楚思意:好开心呐,其他人做的进度条好好玩~
邵颖:大家一起做东西的感觉很不错,感觉像是煮火锅,热火朝天而且各具特色,况且效果会很棒。
王硕:感觉很轻松,像大家聚在一起玩儿一样,没什么压力。
张戬:非常棒,等待的时间和最后的结果都是令人兴奋的!
李东振:其实这种“集体动画”比起从事的“集体”商业动画更省心更独立一些。只用把自己负责的部分做完就可以,不用去管其他人怎么样。
宋佳沅:家的放到一起了看起来更带感,看到了一个题目有各种不同的创意想法,很是受益。
赵骑风:参与集体动画的重点不是在于自己的动画怎样,而是可以看到很多其他风格创意的动画,看别人怎样理解相同的主题。这样整合在一起的集锦很有趣,同时更具有传播性和影响力。毕竟众人拾柴火焰高嘛。
SeenStudio:协同作战乐趣多。
顾媛:老好了~尤其是最后看到全片特别惊喜的感觉 给我的loser人生带来了一丝成就感。


邱宇部分

怎么安排工作时间和个人创作时间的?

高辰超:白天工作,晚上创作吧,中午休息就偷偷用公司的扫描仪扫描草稿。
邱宇:平时工作比较多,只能一点点的挤时间,但进行个人创作时感受到了自由创作的快感。
柴觅:博弈。。。。。。
赵振青:没什么具体的安排,不得不承认我是一个很懒的人,都是跟着感觉创作,灵感来了就立马拿起笔来涂鸦,没灵感的时候就不创作。
楚思意:还是学生,但在个人创作上,无法长时间专注的把一件事做的完整是目前很要命的一件事,总是很容易被好玩的事情吸引注意力。
邵颖:当然是工作时间认真工作,不考虑太多,个人创作的时候就会很自由,我会尽量在有效的时间里先做好必须做的事情,接下来留给自己一个相对宽松的时间发挥创作,假如工作量大需要占用个人时间的话,那就先把想法记下来,之后在没有紧迫压力的时候完成。
王硕:只能利用周末了,好在对做片子有热情,时间就像乳沟,挤挤就会有的。
张戬:我很幸福目前的商业项目也是可以融入个人创作的,至于纯粹的个人创作,只能是等待商业项目结束后,又没有新项目跟进的情况下,才会进行的,所以。。很慢。。。
李东振:上班时间=工作时间,其他时间自由安排,大部分用来个人创作。
宋佳沅:除了工作时间,其余时间都尽量想用来创作或学习了,有时候工作忙到周末也不停加班的话也只能暂时把个人时间放一放了。
赵骑风:现在和朋友一同闯事业。所以基本上没有个人创作的时间,只是在一个项目一个项目的做,赚钱,已经挺累的了。但并没有泯灭一颗创作的心。有机会和时间会投入一些独立动画吧,只是时日未知,哈哈。
SeenStudio:现在合体了,不用愁了~yeah~
顾媛:工作时间占用我太多了,很想要更多自己的时间来创作。目前都是挤出来的。


柴觅部分

最能激发你创作欲望的点是?

沈杰:女孩子。
邱宇:没太想过,有时候音乐可以激发创作欲望。
柴觅:当下的周遭事物。
赵振青:好奇心吧,只有充满了好奇心才能把喜好转化成动力坚持下去。
楚思意:好玩的人和事,还有就是偶尔脑子抽风胡思乱想。
王硕:只要题材内容新颖,不是那种满大街都是的东西,就能激发我的创作欲望。
张戬:对现实的不满足,对未来目标的向往。
李东振:成就感吧。
宋佳沅:平时上网时发现的各个领域中有意思的事情,一些有创意的设计等等,会突然有“唉,这种形式或想法用来做动画会不会很有意思”的想法,然后就会特别激动。
SeenStudio:美或者很有趣。
顾媛:什么都想尝试一下 希望自己还没失去创作能力。


刘珂言部分

觉得《冰糖葫芦》这种创作形式有没有那么一点让你不爽的地方?

沈杰:没有。
柴觅:说不上不爽,交流多点会更好。
赵振青:有一点不爽的地方就是大家都是同时创作的,彼此不太清楚别人做到什么程度,可是看到别人完成的作品才惊呼怎么可以做的这么好,早知道自己应该更努力的加些细节或者想些更有意思的创意就好啦,会有这种怨念。
楚思意:要是大家能碰上面,都在一起就好了,但是呢,不见面又很有惊喜感!
王硕:认真想了想,没有。。。。。
张戬:木有吧。。。(就是叫我参加的次数有点少了点,嘿嘿!)
李东振:暂时没有。
SeenStudio:不爽,没有啊,很舒服。
顾媛:没有。冰糖葫芦的特点就是对混出来的结果很有期待,那种未知和期盼着结果的心情很不赖。


邵颖部分

平时上网loading的时间都会怎么打发?

邱鹏:干其他的事情,看其他的网页。
沈杰:看着它。
邱宇:在loading时先去其他网页转转再回来。
柴觅:看别的网页。
刘珂言:打开其他网页,同时进行好几项活动。
赵振青:要么盯着屏幕直到缓冲完毕,要么浏览其他网页。
楚思意:速度太慢,画面又无聊的话就会关掉,哈哈!如果是疯狂的进度条我就会一直等下去。
邵颖:喜欢看看微博或者豆瓣,有很多很有意思的图片啊视频啊,然后链接着一直点啊点啊链接下去,时间就会那么过去了……
王硕:切换其他页面,看看别的。
张戬:骂网速!骂隔壁开下载的!
李东振:切到别的网页浏览。
宋佳沅:刷其他的网站先随便看看~
SeenStudio:再开几个别的网页。
顾媛:除非是好看的、特别的Loading 不然就选择看别的页面或者发呆了。


楚思意部分

看到自己的作品和其他同学的串到一起的时候是什么感受?

邱鹏:很惊奇。
沈杰:身边做动画的朋友非常少。集体动画给我的感受是:在更远的地方,还有很多人正在做动画。
高辰超:很微妙的感觉,想到了歌曲串烧之类的,一个刚结束另一个立刻接上,没反应过来一个就过去了,反正看了好几遍。
邱宇:在整个影片的情绪中看自己的段落感受和单独看有很大不同,同一主题大家的想法完全不同,看起来又兴奋又惊奇。
柴觅:好奇,新鲜。
赵振青:看第一遍的时候没纳过闷来,反复看了几遍之后才觉得原来是长这个样子的啊,很不错啊,看到成品很有成就感。
邵颖:本来还怕自己做的会不会太烂,担心拖后腿不协调什么的,看到串在一起的时候就小小松口气,集体创作真的很有魅力,自己觉得风格这种东西,碰撞之后并不是相比较分出高下,而是一起迸发出更漂亮的火花嘛。
王硕:。。。。还行,不算太丢人。
张戬:果然每个人的风格都很独特,果然自己还真的跟别人不一样。
李东振:很感兴趣看别人怎么串我的作品。
宋佳沅:1、很带感!
2、其他的作品都好棒有好想法!我怎么没想到这么有意思的。
赵骑风:果真创意无极限,从loading的中心呈辐射状发展,开眼界。同时也发现了几段自己相当喜欢的风格动画。
SeenStudio:很欢乐。
顾媛:就像上学时候每次发了集体照片 找自己 还有看哪个同学好看,内种感觉,哈哈。


张戬部分

你数学学得好么?对数字这种物质是什么感觉?

沈杰:相对于其他学科,数学是最好的。对数字一向挺喜爱。
高辰超:真不好意思,数学不好,但是高考前努力了一把还是有很大提高。。。它是要求缜密的学科,有规律可循,相对语文来说,数学似乎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邱宇:从小数学就不好。因为数学不好,数字就像高科技的标志。
柴觅:是数理化里最好的一门(其实都不怎么样),对数字的感觉不好说,不过觉得数学锻炼了逻辑思维。
刘珂言:数学一般,说实话没什么感觉。
赵振青:因为从小就喜欢画画和绝大多数艺术生一样是右脑型选手,所以对数学这种需要左脑思维的学科一直都觉得是另一个世界的存在。但后来因为喜欢研究神秘的事物才发现数学原来无所不在,遵循斐波那契数列黄金分割的艺术作品也是数不胜数,我们生活的自然世界看似千变万化,其实也可以通过分形原理的数学公式模拟出来,所以感性的艺术和理性的数学早被造物主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了。我想在数学家和量子物理学家的眼里我们的世界也许会更奇妙!
张戬:很烂很烂!感觉就是头晕恶心~~~
李东振:大学以前很好吧,我喜欢数字,感觉数字更容易记录。
SeenStudio:这种问题有中了一箭的感觉。
顾媛:数学奇差无比!一直觉得数字就应该是一堆彩色形状,各有各的性格。


李东振部分

目前最想尝试的动画形式或者题材是?

邱鹏:偏意向的,实验动画。
沈杰:最近想画个小故事,我不擅长编故事。故事对我来说就是实验。
柴觅:手工成分较高的制作方式。
赵振青:定格和运动图形。
邵颖:没有做过定格呢,估计想哪怕是很简单的,自己也要试一下。
王硕:角色动画一直想试试,但还没学会。。。。。或者特别大片儿的那种,可惜也没到那水平。。。。
张戬:户外创作。
李东振:定格吧~人比较懒,所以想尝试这个需要勤奋的形式。
宋佳沅:运动图形。
SeenStudio:在找新的兴趣点,最近想玩的都玩了。
顾媛:想做很小很短的好玩的gif,因为自己是三分钟热度,囧……


宋佳沅部分

目前除了动画以外想尝试或者参与的项目是?

沈杰:最近在学游泳,感觉地球要被淹了。
邱宇:喜欢音乐,和音乐有关的吧,还有互动方面的。
柴觅:想做一部可以和观者发生更多关系和互动的动画;想去北京郊区的那个废弃的游乐场;想去深潜潜水。
刘珂言:跑步。
赵振青:有机会很想加入一种宗教信仰,具体什么宗教不限。因为我觉得信仰会让自己的内心更强大!
邵颖:很想把游泳练习好,真的,摸索很久了……
张戬:好久没踢球了~还有就是减肥阿。
李东振:拍纪录片。
宋佳沅:雕塑!> <
赵骑风:艺术项目。主要是当代艺术和多媒体互动装置。工作的缘故接触了一些当代美术馆的朋友、多媒体艺术家,我对于电子屏幕、声音、道具、各种感应装置的综合作品比较感兴趣。希望可以参与某一块环节的创作,有一个联合作品展出。
SeenStudio:弄乐队。
顾媛:想拜师学做面包,想做贴纸,还想自己要是会编程能独立做小应用有多好,各种想法层出不穷!


王硕部分

你用了多久搞定的自己那部分动画?给你的时间会让你觉得紧迫么?

沈杰:不觉得紧迫,因为选择了相对简单的形式来表达进度条。
高辰超:每天晚上做2,3小时,总共用了小一个月完成,T大给的时间挺宽裕~主要是刚开始想不好做什么,用了一个礼拜确定下来要做什么,每天完成一部分,就慢慢好了。
刘珂言:不算构思时间的话,2,3个小时吧。
邵颖:完成自己的动画部分其实并没有花很长时间,其实想法有了,做起来也不困难啦,给的时间很宽裕,紧迫是没有的。
王硕:三四天吧,给的时间挺长的了。要是赶上那段时间忙,给多长时间都没用。。。。
张戬:不算做剪纸的准备时间,从晚上9点到凌晨1点,拍摄用了3、4个小时吧,不紧迫(但不提倡继续压榨时间哈)。
李东振:两天,不紧迫。
赵骑风:前前后后1个月左右。其中穿插着各种商业项目。我觉得时间并不紧迫,但往往是有时间,没有深入下去的灵感,对着电脑发呆,这种情况很囧。不过好在也陆陆续续完成了呵呵。
SeenStudio:一天,不紧迫,集体动画就是制作时间很短又很快出成品,效率很高。
顾媛:我就是拖延症,快要截稿了才做的。。。时间给的我觉得很充裕了,就是想让我们没压力的安排时间吧,想的很周到[赞]。


赵骑风部分

这一次活动的又一个亮点就是音乐部分,音乐人景飞自学音乐,但很少涉及电子,所以这次我们以为会是一次挑战和考验,起初我还有些担心,也许是对音乐创作不太了解的缘故导致了这样的想法,当看到结果后,兴奋和激动这两个词儿都无法形容当时的心情,哈哈。

话说这次配乐之前的讨论还是很有趣的,因为没有排序所以把景飞以及参与活动的刘珂言、邵颖一起讨论排序问题以及风格定位,顺序都不是大事儿,关键是每一段的节奏都不同,无声状态看多了会产生例如“崩溃”这样的状态,不过后来景飞放了一段sulumi的音乐上去参考看看,结果令人欣喜,8-bit拯救世界哟!下面还是看看我们采访景飞的部分吧!


SeenStudio部分

这次对集体动画配乐一定和以往不同吧,感觉如何?
景飞:是的。先前参与的那次AT的集体动画作品是单一的一个连贯片段,而这次的作品则是由N个风格不甚相同的小片段组成的大整体,音乐既要保持前后连贯,又要照顾到每一个小片段不同的画面风格。一开始每一个动画片段的作者对自己那段的配乐可能都有不同的期望,甚至有的作者自己已经准备好了音乐,但为了最终成品的配乐的整体性,只好“舍小家为大家”了。这次配乐最有难度的地方也在于此——每个小片段除了画面风格,在时间长短和节奏感上都不尽相同。如何只用一首曲子把所有的画面串烧下来并且照顾到以上的各种差异,可以说在制作过程中我为此进行了不少“临场发挥”:这儿节奏慢了,多补几拍;那儿节奏快了,早几拍结束。原来计划严格与画面进行对位的部分也适当放弃了一些,最后的成品听起来还好节奏没有太大偏离。此外这次配乐也多亏了和天放、可可、小A他们的那次讨论,得以把各个片段排列了一个不错的顺序,并且确定了最终配乐的风格。

8-bit电子乐并非你以往创作的类型,对于这个风格的尝试有什么心得?

景飞:模仿是学习的第一步,在碰一种以前不曾接触过的风格之前我首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抓住几首这种风格的音乐先循环一晚再说。直到听得不停回响生出“耳虫”,脑子里自然就有谱了。我最讨厌的部分是安排音色——自己不会合成就只能从大量合成器presets里寻找合适的音色,虽然可能会意外找到一些适用到曲子里的,也毕竟不像我做自己比较擅长的风格时用什么音色早就在心里安排好了。当然这次“小霸王”红白机的那种音色倒是能直接在网上找到很多现成的插件或预置。不过由于它们基本只支持Windows系统,所以使得我这次不停的在平台和软件之间跨来跨去,加上中间遇到的一些意外小问题,前后共用了两台电脑三个软件,很是折腾。但收获也是不小的,以后这类音乐的创作就有经验了,我也打算为此做出一些新的尝试。


顾媛部分

你经常和动画人合作了,从你的角度看,你觉得他们最值得学习和比较欠缺的部分是什么呢?

景飞:和动画人合作是从我读研后开始的,所做过的大都是结课作业或毕设。我有一点感受是时时交流很重要,动画人应当从构思阶段就及时和负责声音这一块的人沟通。提前了解故事构思、画面风格、叙事手法等对于声音设计非常有利。虽然声音属于后期工作,但前期如果能够给声音制作留足酝酿构思的时间会有更好的效果。我之前和圆子童鞋有过很多次的交流,一致觉得现在很多动画人对于声音还是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和正确的认识。也可能和学院课程开设不够重视有关吧,有些时候动画人有足够的能力用画面表现自己的思想,却没有一个对于全片声音的构思。做好之后直接扔给音乐音效,自己坐等,或者随意找几条MP3来凑合,这是对自己的作品不负责。倒不是说每个动画人都必须精通音乐,但是一定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能明白的表达出来,时时与音乐音效保持沟通。对于作品思想拿捏的好的音乐人会很快和动画作者达成一致。个性的动画需要个性的音乐,即使是用现成的作品来贴,也要贴的恰到好处。

离开音乐的时间你都忙点啥呢?

景飞:读研还没结束,本专业要忙的事情也不少。由于毕业论文的需要,我需要广泛接触和研究一些有创意的音乐类app,以及发论文啊琢磨毕设啊等等。大部分时间都宅在宿舍或是学院工作室。有些时候我也会去随手画点插画或者拍点照片,当然只是玩玩而已——美术我也没学过的,汗。其实偶尔也会暗自幻想着去做个动画,不过野心和能力、精力不太成比例:)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能多抽点时间出去走走,把自己关在屋里那是会扼杀灵感的。



如果你够仔细,会发现赵振青的部分是如何处理数字部分,不重复的画面表达数字,赞!

你并非音乐专业,你的理想是什么呢?打算一直坚持音乐这条路么?

景飞:音乐对我来说一直是一个破碎的不完整的梦,从小到现在。虽然自己打着爱好之名去学编曲,但事实上投入的精力甚至可能比本专业还要多。可东拼西凑的学终究还是很难缩短和专业音乐人之间从理论、制作乃至设备上的种种差距。我连谱都写不好,通常都是直接在软件里就画起来了,而且一向都是“感性构思,理性编曲”。我活的特别感性,对于很多细小的事情都十分敏感,这倒是能很轻易的就构思出一首恰好对应于当前心理感受的音乐。现在它已然是我生命里绝对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至于是不是能把它作为事业来做,我现在也不敢肯定,因为差距很远,要学习的东西太多,而我已经要面对毕业之后走入社会。我不经常做太过长远的打算,自己尽力了,顺其自然就好。唯一能够十分肯定的就是无论我以后做什么,在哪里,音乐我都会继续做下去,无论作为主业还是副业。眼下我希望能在毕业前,写出自己第三个作品集。

对冰糖葫芦儿集体动画有什么建议么?

景飞:我是从《大椰子》开始关注“冰糖葫芦儿”集体动画,感觉这是非常有意思的尝试。其后很荣幸参与了“AT3周年庆”和“疯狂进度条”的声音之作,对集体创作的认识也进一步深入了。目前的作品基本都偏抽象,从“进度条”来说,它带给观众更多的应当是视觉上的冲击,以及作者创意的表现,在形式上应该还有很多创新的空间。可以试着做一些有剧情的作品,大家轮流着以类似于接龙的方式来讲一个故事。同样的话题,1000个动画人眼里也有1000个不同的故事吧!

这不会是结束的哟,我们在期待新的开始,期待下一部作品吧!
如果你对“冰糖葫芦儿”感兴趣,也可以去官网关注哟!

bingtanghuluer.com



标签:
人已经分享,你也快来分享给小伙伴们吧
更多精彩文章
评论 访谈 | 疯狂的进度条!
关于作者
帮着传播伟大的创意与灵感!
创作人
我也要加入
Rex_小草右 2部原创   次来访
铱凡DEW 1部原创   次来访
DENG-邓双 2部原创   31次来访
王知无 3部原创   次来访
昊风文化 8部原创   次来访
摄影十三SKY 1部原创   次来访
AT推荐
  • AT!爆米花儿画廊

欢迎通过邮箱订阅我们

×

欢迎通过网易云阅读订阅我们

点击 网易云阅读 主屏界面右上角的 “添加” 按钮

然后在“搜索”中输入 “AnimeTaste” 点击“添加”即可

×

欢迎通过ZAKER订阅我们

点击 ZAKER 主界面下方“发现”标签 直接搜索“AnimeTaste” 点击“+”订阅即可

欢迎关注ZAKER官方微博:@ZAKER

×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