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 APP Android APP
AnimeTaste
毕业季@传媒大学 | 河神之鼓

在去传媒大学毕业展映时看到了不少好作品,我们之前也和大家分享了搞笑的《电梯口》,其实还有不少优秀作品,特别是有这么一部讲述民间传说的动画给我们留下了不错的印象。这部作品叫做《河神之鼓》,我们看到了一个有意思的小故事,也从幽默的造型中体验了动画的趣味性,心情大好。现在这部作品登陆AT!,我们再来一起看一遍!

海报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g3NDI2MDA4.html

我们很高兴作者林旭茂接受了我们的采访,同时也很高兴邀请到了他的大学同学,同时也是《电梯口》的作者王若姗进行了本次的采访。

王若姗:每年的动画毕业季都像是对动画新人的采访,那先来个自我介绍吧。

林旭茂:Hi,我是《河神之鼓》的作者林旭茂,很高兴是透过作品跟大家认识。说起来,自己从小就有个懵懵懂懂的念头,“要是长大以后能做出电视上放的动画片那该多好”,但真正下定决心把动画作为梦想,却是在初中一次社团放映会上看到近藤喜文的《侧耳倾听》。记得当时看完片子是全身发着抖走出礼堂的。走在刚被夏雨洗刷过的水泥路上,阳光穿过林荫撒下一地斑驳树影,加上观影的情绪尚未平复,当时竟然傻里傻气地拽着另一个小伙伴说,“十年之后,我一定也要做出这样的动画片!”好玩的是,那个伙伴竟然也十分认真地看着我“那我们一起加油,十年后我帮你的片子做音乐。”那样的画面,简直就跟路飞和他的伙伴们站在夕阳中,面朝大海,背对镜头,臭屁臭屁地大声喊出各自梦想一样的“狂妄无知”。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和那个小伙伴也已经完全失去了联系,甚至都想不起来他叫什么名字……但十年之约却成为我挥之不去的心结。虽然现在看来再给我十年,我也做不出《侧耳倾听》那么恰到好处的动画,但是很庆幸直至目前,我都还走在约好的路上。

王若姗:来聊聊你的毕业设计吧。关于神话传说的动画其实在中国早期有很多,从大闹天宫到木头姑娘,但是这个题材在毕业设计中很少出现,为什么会选择改编神话而非个人原创的故事呢?

林旭茂:我不会告诉你是因为自己提的原创剧本都没通过开题答辩的……哈哈,其实是这样的啦,我一直以来也是受日系动画的影响比较重,吉卜力的自是不用说,《虫师》、《夏目》这类的也是我的菜,但是在中传念书发生的两件事,让我幡然醒悟,我们是被日本动画、美国动画洗脑的一代(所谓的文化殖民)。第一件是学院外教David教授的一次讲座,当时还是大二的我抱着去聆听大洋彼岸动画人的心理早早去到报告厅守着,等到讲座开始我傻眼了。整个讲座上来就开始放上个世纪上海美术制片厂的动画作品,刚开始我还挺失望地想,我是来听美国动画的成功秘诀的,怎么给我们看这些中国过时的老古董……然而等我看完特伟的《山水情》、徐景达的《三十六个字》,内心的羞愧和冲击难以用文字去描述,原来中国有这么棒的动画,我是多么无知!而且还是由一位外国教授苦口婆心地提醒我们不要丢掉自己本民族的东西,真是丢人丢到家了。这件事情在我的内心埋下了一颗蜕变的种子,随时间的推移逐一瓦解了我原本对动画的审美结构。至于另一件事情就是联合创作,在和两位小伙伴一起完成实验片《I`m》之后,我带着作品回家放给朋友、家人看,清一色都是“哦”“恩”“结束啦?”的反应,后来有个朋友很坦诚地跟我说:“这个作品很精致很好看,但是不关我事啊。”这件事情让我开始反思题材的选择,何不干脆从身边、从本土习俗里面汲取养分,以知道多少说多少的坦诚姿态来表达。所以应该说正是这两个事件让我完成由盲目模仿西式、日式动画到回归本土创作的蜕变。
当然这种回归由题材开始,然后扩展到美术,在人物设计方面,也有点要回归上海美术制片厂时代的意思。《天书奇谭》《大闹天宫》这样的经典之作给了我很多的启发。

场景写生
场景写生
第一版美术
第一版美术

王若姗:潮汕是你的故土,你可以为故土花一年的时间以毕业设计的名义来做一部片子,这很难得,这份感情,相信观众都可以感觉的到。不过潮汕历史文化源远流长,神话故事数不胜数,为什么你会选择《河神之鼓》这个故事?

林旭茂:确实,能够用一年的时间,心无旁骛的做一部自己确实有感觉的片子,是一件极其奢侈的事情。
说到为什么选择“双溪嘴沉船,石井岩出米”这个故事,其实还挺理所当然的,因为我老家的村子就在那个会出米的石井岩下,从小就或多或少听到过这个传说的片段,十分亲切;另外在开题构思的阶段,遴选出来的几个传说中,这个的本土气息最为浓重,最适合将当地的“英歌舞”、“锣鼓”、“游神”等最具代表性的元素融合进去。所以当时在选择做哪个传说方面,倒是没怎么犹豫。
其实关于这个传说,片子只讲了一半,它的最终结局是得到救济的村民(一说石井岩上三峰寺的和尚)后来为了获得更多的大米,心生贪念想方设法地把出米的洞口捅大,捅着捅着,出米口就被堵住了,于是石井岩后来也就再也不出米了。我个人是觉得这样结局实在太真实,真实的让人沮丧,所以在做成动画的时候,希望更多地传达出正面的能量,于是这样一个灰色的结局就被屏蔽掉了。
另外比较匪夷所思的是,这个传说里涉及到的东西,在现在的双溪嘴和石井岩都能找到与之对应的遗迹,例如出米的石洞,例如位处榕江河口的象山都是真实存在的……甚至在双溪嘴有一个与之相反的孪生传说——“明朝初年运米船只多于双溪嘴河口处为河中恶龟所击翻,后村民于双溪嘴龟山山顶兴建“涵元塔”一座,自此之后再无险情发生……”这些巧合,不禁让人相信,在明朝初年的榕江流域一定发生过什么真实的事件。

王若姗:影片的节奏较慢,故事叙述的比较细腻温婉,这仿佛不太符合当下现实社会中“速食文化”的趋势,看起来你没有考虑过屈从与大众主流。

林旭茂:我记得你说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出厂设定”,我蛮认同这样的观点的,大概我的出厂设定就不是做动作片、搞笑片的料啊,况且这方面已经有很多像勇哥、二姐这样的的大神在做,所以我只好另辟蹊径做点非主流的片子了。
现代人的生活压力这么大,搞笑片和动作片成为主流其实也是众望所归的事情,只是,社会也需要有那么一小撮人,一直喋喋不休地提醒连饭都吃不饱的大家,抽空回过头去关注一下自己的文化传统罢了。
那在我看来,其实那一小撮人并没有必要把自己弄得那么可怜,更没有必要以文化卫士自居,然后将自己跟主流对立起来。只要你的作品确实深入本土,能引起文化共鸣,迟早是能得到主流的认同的。只是它的传播速度肯定没有娱乐片快,但并不代表它潜移默化的渗透力会比娱乐片弱。
在做《河神之鼓》的时候,我也是一直抱着“用大众所能接受的方式,去重新提炼传统”的理念在做。只是这中间的平衡点,不太可能通过一部短片就能找到。
我觉得这样也不错啊,社会总是需要不同的声音,大家摸索各种风格各种题材的片子,百花齐放对整个行业来说应该才是健康的状态吧。像现在的日本动画那样,多数公司做出来的东西都大同小异挺无聊的。




王若姗:必须要聊聊配音,这给人感觉十分的成熟老练,应该是专业配音演员吧?作为一个未毕业的、且工作经验很少学生,是怎么跟他们沟通的?

林旭茂:配音方面多得学院的强力支持,请来众多一线的配音大腕,作品也才有现在的品质。这中间的合作出奇的顺利,大概也是一种缘分吧。大家都是全心全意地在为片子出谋献策,完全没有老师和学生的隔阂,在配音现场我常常感动得哽咽。光是开头的旁白,郭政建老前辈前前后后就给我配了五六个不同感觉的版本,帮我做声音设计的张岳老师更是亲子操刀整部片子的录制和混音。正是因为他们都是专业人士,而且和我一样有投入了感情在这部片子里,所以整个过程下来,大家都出奇地有默契。或许导演最重要的作用并不需要主导片子的所有细节,而是用自己的方式感染整个团队,让大家朝着同一个目标一起用力。

王若姗:为什么选择一个人完成这部作品?

林旭茂:毕设一个人做是想把自己往火坑推啦,看看能不能活着爬出来。在这部作品之前,我都是躲在团队里只负责美术和后期,一直没有勇气触碰原画、分镜、人设,所以想在踏入社会之前,有个机会全面地摸清楚自己的极限。
一个人做的好处嘛……就是前期可以为所欲为肆无忌惮,整个企划下来比较整体,一气呵成。坏处可就多了,容易做不完啦(如果不是后来师弟师妹的帮忙我也做不完),还有就是中期制作开始后压力会越来越大,什么东西都是自己画的看久了容易审美疲劳,丧失最开始的热忱,容易陷入自以为是的窠臼,看不出片子的问题……所以如果不是下定决心故意要折磨自己的话,还是建议不要一个人做了。

王若姗:会考虑将这部作品做成系列片么?

林旭茂:从观众的反馈中,我也收到很多的建议说意犹未尽,应该做成系列片,当然从片子的结构大概也能看出作者有这样的野心。但是这种事情,主要还是得看机缘的啦,目前来说还没有一个比较好的契机把这个点子做大。但无论怎样,我会默默地积攒实力,精进技艺,等时机成熟再来做这件事情,这类题材确实值得深入挖掘。


分镜头

王若姗:生活中你是如何关注身边事物的,你从哪个些方面来汲取灵感和知识,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吗?

林旭茂:总体来说我是个感性的人,对于看到的事物,当时的感受往往会比它本身的形状和性质印象更深。所以在做片子的时候,总是不得不回过头去查阅资料、做功课,不过这个过程中我会特别小心翼翼地维护对事物的第一印象,像做《河神之鼓》从企划到制作,我都不敢去石井岩,就是怕破坏童年积攒的关于它的记忆。
平时如果是没事的话,我喜欢在A4纸上很松弛地乱涂乱画,真的是乱涂乱画的那种,完全不理会结构……描绘的内容大致会跟新近接触的文字、音乐和发生的事情有关。这个过程说不定就会产生一个角色,然后就会不断勾勒新的画面去认知他,等到角色完全建立起来的时候他就会带领着你去找到适合他的故事。
要说爱好的话喝功夫茶不知道能不能算……

王若姗:你是技术迷吗,技术和动画或者和故事的比重和关系在你看来是怎样的?

林旭茂:当然不是,我对于在校期间一直被误认为是技术宅而不甚苦恼啊。特别是关于二维动画的后期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好的后期是”不着痕迹“地帮助角色更好的叙述故事,传达感情,但是现实往往是由于能力和时间的限制,我不得不依赖后期来节省原画的制作时间,这就导致了后期往往会抢掉原画的风头,咋一看会觉得很帅,但始终还是不如原画耐看。因此长久以来我都怀着各种纠结的心情在合成镜头。
当然因为我不是做3d动画的,所以我可以很不要脸地扬言软件技术对于动画真的不是很重要。希望刚接触动画的孩子千万不要迷恋软件技术,多花点心思积累素材,强化手头功夫比较要紧一点。后期、软件什么的等真正需要用到的时候,死磕一阵自然就都会了。

王若姗:作为一个南方人,总结下这四年的北方生活吧。

林旭茂:离开北京的时候感情挺复杂的,除了北京的空气(鼻炎患者的痛),别的我都挺适应的。而且几年下来反而比较习惯北方的交流方式,痛快,说话啥的不用考虑太多东西。室友说我四年最大的变化就是一年比一年没羞没臊……
我想如果不是去北京念书的话,我是做不出河神之鼓这样的片子的吧,正是有这两千四百多公里的距离,激起了思乡的情愫,才会有强劲的动力去完成这样的作品。四年的学习也让我开始对动画这一行当有一个初步的认知,而毕设也算是对这奋斗的四年的一个比较完满的交代吧。

王若姗:你的理想和追求层次是?

林旭茂:理想啊,做动画咯,死皮赖脸地赖在这个行当里(你让我干别的我更不灵光)…… 不过讲到追求的层次,其实我没啥追求的啦,继续扎根本土,踏踏实实讲故事就好。

王若姗:最后说说未来的打算把!

林旭茂:目前来说,希望能找到方向一致的动画公司,入伙打怪升级。另外,业余时间想继续做做短片,最近手又痒的要命,风格什么的可能会在毕设的基础上往新金陵画派的风格走。

林旭茂

作者微博 | 作者邮箱 | 作者豆瓣 | 作者网站 | 更多访谈 | 更多毕业季2013作品



标签:
人已经分享,你也快来分享给小伙伴们吧
更多精彩文章
评论 毕业季@传媒大学 | 河神之鼓
关于作者
帮着传播伟大的创意与灵感!
创作人
我也要加入
铱凡DEW 1部原创   次来访
DENG-邓双 2部原创   31次来访
王知无 3部原创   次来访
昊风文化 8部原创   次来访
摄影十三SKY 1部原创   次来访
Film Riot 554部原创   次来访
AT推荐
  • AT!爆米花儿画廊

欢迎通过邮箱订阅我们

×

欢迎通过网易云阅读订阅我们

点击 网易云阅读 主屏界面右上角的 “添加” 按钮

然后在“搜索”中输入 “AnimeTaste” 点击“添加”即可

×

欢迎通过ZAKER订阅我们

点击 ZAKER 主界面下方“发现”标签 直接搜索“AnimeTaste” 点击“+”订阅即可

欢迎关注ZAKER官方微博:@ZAKER

×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