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 APP Android APP
AnimeTaste
AT!活动 | 怎样安放你的动画梦

2013年已经过去了十一个月,AT!参与了不少动画节,也与不少国内外的动画人交流过。11月16日,我们第一次以主持人的身份出现在第二届中国独立动画电影论坛中,AT!主持人蔡博,与刘祎聪、李纬一、记明和他的团队成员TOYOYA、宣逸、以及来自Seen Vision的樟脳魭、阿斯匹琳一起来聊一聊有关“怎样安放自己的动画梦”的问题。

左侧:蔡博;第一排:TOYOYA、宣逸、记明;第二排:刘祎聪、李纬一、樟脳魭、阿斯匹琳

 

由于访谈字数较多,在开篇摘录一些嘉宾们的话,以供浏览。

 

樟脳魭:

1.想和动画人说:你的理想你的热情一定要存住,劲攒足,一点一点,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地把它走下去,“保鲜”最重要。

2.在做好玩儿的(商业)片子的同时,也不能停止一些自己的创作,两者会互相促进互相弥补。

3.让自己找到了一种开心的感觉,同时把这种开心的东西传达给了别人,我觉得这个挺好的。

 

阿斯匹琳:

1.原创动画最重要的就是一个自己的“角色”——它会是一部动画或者一个工作室的灵魂所在。

2.(做一些商业项目)挣一点钱,学到一点技术,跟进一下,再然后返回来做些自己的东西。当你交替进行两种制作过程,你会更容易找回一些自己。

3.我觉得我很喜欢动画这个东西,它给予了我幸福感,让我活的很充实,我觉得很满足。如果它让我吃饭不愁,那我会很感谢它。

4.我觉得“好玩儿”这个词,一个字就可以解释,那就是你在看到一个东西的时候,会发出“哇!”的感叹。“好玩儿”是最通俗的表达,但却包含了我们对这件事情最根本的热爱。

5.我们俩是创建这个工作室的人,但并不是这个工作室的全部。有非常多有才华的人在和我们合作,虽然我们是在做商业项目的时候临时组建的一个团队,但大家在用最专业的技术完成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们就相互了解相互磨合。

 

记明:

1.这个我从我的角度说一下。我觉得我是被行业或这个社会淘汰掉的人,在公司里永远无法安置自己的梦想,特别是在中国这个状态下。

2.有些东西,你在上面花了足够的心思,版权你还是要争的。在和客户签订合同的时候,这个产品是你的,但修改权、发表权、署名权至少是我的。

3.(音乐的话)我会自己(找音乐人)做,无论是商业片子和个人作品。

 

宣逸:

1.在一个比较大的制作团队里,每个人所负责的工作是比较细分的,公司只需要你提供他们所需要的能力,这和我之前想的锻炼自己能力的想法,是有一些相悖的。

2.(一个团队)不能只是玩的开心,然后玩不好就散这样,所以我们还是会有一个相对明确的一个目的。首先我们在一起,是要有盈利的,至少要让大家能生存下来,然后我们会有一个大体的大家都认可的方向。

 

TOYOYA

1.广告公司的工作量会比较大,人的状态会越来越差,做到这个程度的时候觉得这样做下去不是个事儿,所以开始慢慢找其他的方式。

 

李纬一:

1.刚刚毕业的时候就想,积累点工作应验吧,在应聘的时候更有信心,所以到南京原力做动画,接触一些正规的工作流程,学到一些东西以后觉得那些地方太闷了,AT!挺火,然后我就来了北京,认识了不少朋友。

 

刘祎聪:

1.想通了为什么我要做这个动画,后来再次回到二维动画工业流程中的时候,就明白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再去做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了。

2.只有当我们得到应有的保护之后,我们创作者的独立作品才会得到保护,然后行业才能良性的发展下去。

 

丸山正雄:

1.艺术电影的话,重要的是做出与其他人不一样,有自己个性的东西;商业电影的话,如何在数千人当中长久地进行下去就很重要。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I0MTU2NDgw.html

记明《Eat Something》

 

 

下面是完整版内容

 

 

蔡博:工作室是如何成立的?基本的发展轨迹重要的转折?

阿斯匹琳(Seen Vision):我们的团队成立于2009年,那是只是为了做毕设。毕业之后,我们一起工作,锻炼自己的专业知识,在2012年一起重新组织了Seen Vision,有了我们新的成员——张蕾。

樟脳魭(Seen Vision):大事记的话,在学校做了作品《云南女人》,毕设做了《怪哉》,反响一直不错,是我们的推动力。后来到处工作锻炼自己的能力,工作后发现自己对动画的想法依然没有停止,而在公司工作发现两个事情——自己的想法、想要做的片子和你的工作、老板交给你的任务——经常会有冲突。在积累了一些经验和能力之后,就慢慢退出来,两个人决心成立了这个工作室。

 

蔡博:既然成立了工作室,那基本的营收和项目来源是怎么样的?

樟脳魭(Seen Vision):目前工作室主要分两个方向,一个是商业项目,一个是自己的原创项目。我们一开始就有这样一个共识,在做好玩儿的商业项目的同时,也不能停止一些我们自己的创作,两者会互相促进互相弥补。在做商业项目的时候,由于你是为别人服务的,所以有时候你的想法不能很好的表达进去,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做一些自己想好的小片子进行一些补充。

 

蔡博:今天的主题是“如何安放你的动画梦”,所以想请你谈谈你对“原创动画”这四个字的理解。

樟脳魭(Seen Vision):这个问题有点大,其实最开始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做好玩儿的片子,只要出于自己的想法,这样就是原创了。

阿斯匹琳(Seen Vision):做动画的话呢,最精髓的是要有一个自己的角色,这会是一个工作室或者一个动画的灵魂,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我们尝试了很多的创作短片,希望能找到这样一个人气角色,让它承载我们想要赋予的东西,并一直进行下去。

 

蔡博:什么时候能出现这个角色?

阿斯匹琳(Seen Vision):快了,汇报一下,我们最近正在做我们的绘本,以及它的周边。我们希望这个绘本推出来之后,大家能对我们的故事我们的创意有一个了解,然后我们会把它动画化。和我们平时闷在小屋子里做动画不一样,这次我们希望能接触到更多的意见,让这个作品更成熟一些。

 

蔡博:采访一下记明这个团队,你们的工作室是有固定的模式,或者只是有一个工作室的形态?

记明:现在我们算是一个固定的小团队吧,因为我们每天都打电话或者聚在一块。

 

蔡博:如果做具体操作的话,是一起操作还是线上完成?

记明:都会有。我今年一月才开始做动画,做的片子大多是广告片,广告片的制作时间很赶,也许看到一个片子,大约六分钟,有八十个镜头,只有一个月的工期给你做,到最后比较忙的时候我可能会住到TOYOYA家。

 

蔡博:一般你们是怎么协调这类项目的时间安排的?

记明:时间一般我说了算吧(笑),因为我老婆也是广告公司的,她是客户部门的,我会让她给我排案,让她帮我安排每一步大概要做到哪。

 

蔡博:也就是会有准确的时间表来完成项目?

记明:对,那肯定的。

 

蔡博:那项目完成之后你们三个人怎么分账的?

记明:基本上我说了算,算是原始社会中的平均主义吧。

 

蔡博:大都彼此都是信任的,而且在这方面是没有太多的计较?

记明:我们三个人都是相对比较单纯的人,所以也没什么好计较的。不过好像也没挣啥大钱,还好。

 

蔡博:没活的时候怎么办呢?

记明:这个我从我的角度说一下。我觉得我是被行业或这个社会淘汰掉的人。这有工艺美院的么?我是工艺美院毕业的。我觉得这个学校不错,毕业以后让我去的广告公司也比较大,我觉得这条路一直比较顺。但是后来我发现,你在公司里永远无法安置自己的梦想,特别是在中国这个状态下。比如说我以前在广告公司是一个很好的美术,但如果你往上走的话,你可能会变成一个很好的创意总监,那个时候你就不是一个美术了。可是我精于的是美术这个事情,往上走以后我却不能做这件事情的话,那与我的愿望就很相悖。所以我发现,我在这个行业活不下去了。其实我身边的动画人都是很单纯的,他们进到公司或者社会这个体制里面,就真的有变成“民工”的感觉。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放弃这件事情,我并没有给自己定一个明确的计划,“我要去做动画”——我只是想停下来,离开在这个庞大的体制中的一颗“螺丝钉”这样的身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最开始我只是做插画,然后有个小哥说能不能做动画,于是我就去试一试,都是帮朋友的感觉。虽然现在我们是一个比较固定的,每天都会联系的组织,但如果真有一天我觉得没意思了,我会选择离开,去做别的。但我一直保持着做动画的心态,因为我想做一个很牛的东西或者我觉得好玩儿的东西。

 

蔡博:现在呢?现在还有什么筹备?

记明:现在的话,其实我还没太跳出我的圈子,今年我就是用了八九个月吧,一共做了三个广告短片。我做第一个广告的时候感到很新鲜,我觉得我终于可以控制一个项目了:这个东西我做导演,然后两三个人就把这个东西全部做下来。因为原来在公司里,你做一个东西有十个领导在看你的东西,在你的后面指点江山,现在没有这种情况了。但是我做了三个商业片之后,发现每个客户都需要不同的风格,我发现我对做商业片感到烦恼了,我不是那么想做广告片了,我开始觉得恶心了,所以现在我们就开始做自己的东西了。

 

蔡博:有什么单子的话可以介绍给另一个的工作室哦。(观众笑)

 

蔡博:请宣逸说两句吧。

宣逸:其实我是八月份才加入记明和TOYOYA的团队的。我的大学也是工艺美院,毕业以后就一直喜欢做动画,然后就去动画公司上班,跟了一个商业项目。在一个比较大的制作团队里,每个人所负责的工作是比较细分的,所以做的时间长了以后我就发现,公司只需要你提供他们所需要的能力,这和我之前想的锻炼自己能力的想法,是有一些相悖的。后来我也有尝试过别的工作,我也有过升职,做到一个部门的主管,但到这个时候就发现,我更多在处理人事方面的问题,这和我之前的爱好更加相悖了。然后我想长此往后我也不会有什发展,于是就辞职,在家做自由职业者,做一些电影的海报啊,或者广告公司的项目,有游戏,有Info Graphic,或者很多其它的活。接着今年年中的时候有看到记明和TOYOYA做的《Eat Something》的项目,我觉得这才是动画片,才是值得和小伙伴一起去做的事情。所以我就说:嘿,我们要不要一起做一些新的项目!然后我们也有一起做广告片,现在我们也有计划做一个自己的产品,因为我们发现如果我们长此以往的做广告片,我们会成为一个执行公司。毕竟做广告有太多需要向客户妥协的东西,或者说你没有办法完全主导一个作品的风格面貌或者内涵。所以我们现在有在尝试做一个相对独立的产品,我们的构想也是做一些比较前期的成品出来以后,我们会找一些渠道,将它推进下去,这个让TOYOYA来说一下吧。

 

蔡博:TOYOTA比较擅长做产品哦。

TOYOYA因为我原来是做Flash Design的。在一个广告公司里,像记明是在前端做创意师,直接服务客户的,我是做后端,偏执行,所以掌握的技能会相对多一些,做交互网站啊、桌面程序啊,什么都可以做。我是2007、2008年开始进到广告公司做Flash的,当时比较流行这个技术,而且有大量的网站需要这个技术去做。当时很感兴趣,但是到2010年的时候发现自己有点做不动了,其实和记明说的一样,广告公司的工作量会比较大,人的状态会越来越差,做到这个程度的时候觉得这样做下去不是个事儿,所以开始慢慢找其他的方式。中间我也换了很多公司,但情况其实没有什么改变。之前做设计,做执行也是一样,尤其是商业项目,做久了的话,想法就会越来越不受自己的掌控,做不出自己想做的东西。所以今年年初就辞职在家待着,本来也没想过要去做什么,打算先休息一段时间,这时记明正接到做联想“小黑”这个项目的任务,他觉得挺有意思的。当初我们定下的就是比较偏向我们个人的风格——我们前几年做过一个巴比特的网站,那个风格我们比较熟,而且比较喜欢——所以当时一拍即合就开始做这个东西。至于工作室,我们当时没有这个打算,刚才记明也说了,我们没有做一个实体的工作室这样的打算,但宣逸说有可能会做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就是一个未来的打算,但起点也只是我们的兴趣,也是没有想那么多。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cyMjUwNjQw.html

李纬一《梦之旅》



人已经分享,你也快来分享给小伙伴们吧
更多精彩文章
评论 AT!活动 | 怎样安放你的动画梦
关于作者
边走边唱边感受,且行且远且珍惜。
创作人
我也要加入
AT推荐
  • AT!爆米花儿画廊

欢迎通过网易云阅读订阅我们

点击 网易云阅读 主屏界面右上角的 “添加” 按钮

然后在“搜索”中输入 “AnimeTaste” 点击“添加”即可

×

欢迎通过ZAKER订阅我们

点击 ZAKER 主界面下方“发现”标签 直接搜索“AnimeTaste” 点击“+”订阅即可

欢迎关注ZAKER官方微博:@ZAKER

×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